浩通科技IPO漏洞百出:数据反转,研发薄弱,逃税调查,现金紧缺

浩通科技IPO漏洞百出:数据反转,研发薄弱,逃税调查,现金紧缺

然而,报告期内昊通科技的研发投入水平远低于创业板企业的平均水平。

研发能力低于平均水平

招股书显示,浩通科技注重技术创新,坚持以技术进步带动业务发展。每年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进行技术升级和改造,并将产品开发和技术创新作为提高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保证。然而,报告期内昊通科技的研发投入水平远低于创业板企业的平均水平。

从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浩通科技的研发费用比率分别为1.88%,1.4%,2.46%和1.96%。截至2021年1月6日,《东方财富》显示,2019年创业板董事会注册企业的研发费用中位数率为3.92%,而平均研发费用率为4.16%,无论该数字是否为该公司的研发费用中位数。在创业板的注册企业。这仍然是一个平均数字。昊通科技的研发投入与上述指标之间存在较大差距。这与该公司声称专注于技术创新并每年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以增强其核心竞争力形成鲜明对比。

此外,在报告期内,浩通科技的研发人员也出现了下降的趋势。 2015年和2016年,浩通科技的研发人员分别为26和12。与2015年相比,公司2016年的研发人员数量大幅下降。53.85%,但这只是在报告期之外。

两次IPO财务数据被冲

2016年6月,浩通科技提交了创业板申请草案,发起人为广发证券。但出乎意料的是,浩通科技于2017年4月终止了该审查,从而结束了其首次公开募股的旅程。截至2017年6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公布了53家被拒绝或终止审查的公司名单。浩通科技就是其中之一。终止IPO审查的主要问题是公司客户和供应商的集中度很高,现有员工人数在下降,交易客户的销售收入所占比例较高。 2018年2月,浩通科技再次申请上市,但保荐人改为民生证券。给出的陈述是,以前的报告会计师的内部项目标准得到了改进,并且不符合以前的报告会计师的内部IPO项目验收标准。但是,他给出的理由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理由大不相同,他说他先前提出的终止IPO审查的申请主要是由于公司自身业务发展的实际需要导致股权结构发生变化。因此,对上市计划进行了调整。两次增资后,股本增资,业务发展得到保证。报告期内,业务规模持续增长。可以认为,先前终止IPO审查的申请不会对上市申请产生实质性影响。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上一版本显示,浩通科技2017年和2018年处理含贵金属废催化剂的二次资源的实际处理能力为2407.54吨和2333.13吨,产能利用率为80.25%和77.77% 。但是,上次会议的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和2018年二级资源加工的贵金属废催化剂等实际加工量分别为2333.13吨和2407.54吨,产能利用率为77.77%和80.25%。为什么这两套数据相反?

对主要客户进行了逃税调查

根据浩通科技的招股说明书,该公司有22个交易方,既是供应商又是客户。其中,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山西)贵金属有限公司,南京东瑞等均是昊通科技2019年最大的五家客户。值得指出的是,浩通科技的主要客户和主要供应商南京东瑞因涉嫌欺诈性地获得出口退税而被立案调查,自2019年5月起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数据显示,南京东瑞是浩通科技2019年的第二大客户,浩通科技当年向其出售了1.02亿元人民币,占15.74%。

在采购方面,浩通科技更加依赖南京东瑞。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浩通科技南京东瑞的总采购额为1.08亿元,2.19亿元和519.04万元,分别占当期总采购额的32.71%,36.03%和9.06%。 。占浩通科技同期购买总铂金的比例分别为51.75%,61.22%和46.09%。随着南京东瑞的调查和停业,浩通科技断绝了联系。

令人惊讶的是,南京东瑞留下的“鸿沟”很快被浩通科技的关联交易所填补。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3月,浩通科技从关联方上海金源联购买了铂金,金额超过2300万元人民币。后者成立于2016年6月。招股说明书披露,浩通科技直接持有其19%的股份。两者之间的合作时间始于2019年南京东瑞暂停运营之时。

现金紧张导致赌博损失

2020年上半年,浩通科技资产母公司的负债率急剧下降至4.97%,远低于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原因是公司于2019年底还清了95,136,600元的短期借款。在提前还款的背后,浩通科技的经营现金流呈现出极端趋势。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浩通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747.2万元,-10859.97万元和250.29万元,发生了较大变化。同期,浩通科技分别实现净利润3,198.75万元,4,848.44万元,6,760.09亿元。两者之间的差额为3584.87万元,1.57亿元和-650.98亿元。

在经营现金流量急剧波动的同时,浩通科技也在寻求为此次IPO筹集资金。招股书中透露,昊通科技计划筹集3亿元人民币作为流动资金,占其总体募集资金需求的45.87%。在大规模筹款以补充血液的背后,浩通科技的业绩赌博也以失败告终。 2014年5月,昊通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夏军与徐高创投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夏军以2650万元(每股5.3元)的价格将其500万股公司股份转让给了徐。高风险投资。同月,徐高创投与浩通科技,夏军,夏硕,王瑞丽,浩通(徐州)投资有限公司等原股东签署了补充协议,进行绩效博彩。但是,在2014年和2015年,浩通科技的业绩承诺均未兑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