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n Biological IPO:研发不足,一直在亏损,受贿或帮助转移利益

Olin Biological IPO:研发不足,一直在亏损,受贿或帮助转移利益

该公司的IPO招股说明书存在很多疑问,尤其是研究能力,持续亏损和相关交易方面的疑问。

有关研发实力的问题

从研发人员来看,招股书显示公司只有56名研发人员,研发人员占公司人员总数的18.24%。与俊石生物,泽晶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还选择第五套科学技术创新委员会上市标准的制药公司相比,奥林生物的研发人员实在是太“缩微”了。君士生物的研发人员总数为208人,占26.56%,泽净制药的研发人员总数为105人,占57.69%,生物技术研发人员总数为220人,占50.46%。

根据招股说明书,Olin Biologics拥有14项独特的发明专利,其余21项发明专利由陆军医科大学共同拥有。专利的共同所有权主要由金黄色葡萄球菌项目的联合研发形成。 Olin Biotech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说,由于该公司进入疫苗行业的时间较晚,为了迅速赶上疫苗行业的领先公司,该公司选择与国内外大学,科研机构和科研机构合作。其他机构开发创新疫苗。

累计亏损2.75亿元

从2016年到2019年,Oulin Bio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1,498,400,-16,695,700和-41,767,600。公司将继续投入大量资金开发新产品,促进临床研究和研究产品的商业化,并且未来公司的营运资金可能会继续承受更大的压力。

由于营业收入规模小,公司的偿付能力指标-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也受到影响。招股说明书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底,公司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4倍,0.91倍和1.81倍,速动比率为1.11倍,0.64倍和1.56倍,均低于公司的平均水平。同行业的可比公司。

实际上,Olin Biotech的AC-Hib联合疫苗(表中的A和C型脑膜炎双球菌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处于III期临床试验,而重组金黄色葡萄球菌疫苗处于II期临床试验中,这两种疫苗最有可能在3-5年内投放市场。其他7种疫苗仅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但是,现在说两种疫苗将有助于增加收入还为时过早。以智飞公司的AC-Hib联合疫苗为例,从完成临床试验到批准,用了三年多的时间。 Olin Biotech的AC-Hib组合疫苗和重组金黄色葡萄球菌疫苗尚未通过临床试验阶段,无法保证它们将在研发上取得成功,也无法在几年内投放市场。将来,Olin Bio将仍然无法通过以上两种疫苗来改变小额收入和累积亏损的困境。

关联方交易是秘密且未经通知的

据透露,上海证券交易所对Oulin Biotechnology的关联交易的查询主要是针对该公司从副总经理马衡军及其亲属控制的公司购买商品和劳务服务的目的。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9年,马恒军的妹妹马慧琴持有60%的郑州康之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该公司的第二大发起人;马恒军持股70%的南宁硕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为该公司提供运输服务。另据了解,马恒军及其配偶刘玉琴于2010年以出资额的70%和90%成立了南宁硕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根据Oulin Biotech的说法,马恒军曾经在南宁硕光从事销售工作。 2015年12月30日,马恒军退出南宁硕光高管名单,刘玉琴任职。

据相关报道,2019年2月,欧林生物技术的实际控制人兼总经理范少文批准了《委托南宁硕光在广西开展分销服务的关联交易,预计分销费不超过10万元元”。奥林生物和南宁硕光于2019年结算的交付成本为人民币154,100元。从2020年1月至2020年4月,成本为人民币34,300元。 2015年底和2016年底,奥林生物欠南宁硕光40万元的预付款债务,但此后,南宁硕光并未出现在奥林生物披露的公共信息中。直到2019年,双方将再次合作。

2020年,Oulin Bio将终止与康之伊生物技术公司和南宁硕光的合作。

经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查询,欧林生物科技表示,康之伊生物科技在2017年和2018年为该公司提供了招标服务。南宁硕光曾经是奥林生物技术的区域分销商。当时,它负责康之伊生物公司销售其产品的河南地区,以及后来为奥林生物技术提供冷链运输的广西地区。

2019年,康之伊生物学和欧林生物学支付的推广费为774.11万元。 Oolin Biology指出,康之伊生物与公司发生关联交易时,公司和马恒军“没有充分了解关联关系的含义,未能及时执行关联交易的内部决策程序” ,并且仅进行回顾性确认。除产品营销服务外,康之伊生物还于2017年和2018年为奥林生物提供了招标服务,业务金额分别为8,500元人民币和6,500元人民币。

Olin Biotech尚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这些相关交易。

马恒军的公司贿赂超过850,000

马恒军的子公司南宁硕光多次涉嫌贿赂案件。

2017年11月,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披露,当时任the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的宋某从南宁市收到刘某的退税款1万元以上。硕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自2011年以来。累计剩余贿赂总额超过100万元,构成了贿赂罪。

2017年12月,河南省ix县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披露,当时的宁陵县防疫站负责人王峰非法从南宁硕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销售员处获得12万余笔回扣。 ,从2013年至2015年的人民币。据悉,宁陵县卫生防疫站购​​买了南宁硕光公司推销员魏某从2013年至2015年销售的1.7万种水痘疫苗,回扣率为每瓶5元。被告人王峰非法获得疫苗退税8.5万多元。

2013年下半年,防疫站购买了南宁硕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销售员刘某销售的4800种HIB疫苗,回扣率为8元/只。被告人王峰非法获得疫苗退税3.8万元。

此外,业内媒体披露,2011年至2015年,南宁硕光的销售员刘先生在河南商丘市各县区推广了流感疫苗和Hib疫苗,价格为每支流感疫苗6元人民币和6-8元人民币每种Hib疫苗。返还给商丘市各县区疾控中心负责人的贿赂款共计85.61万元。判决没有透露南宁硕光当时推广的疫苗产品生产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