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Novo首次公开发行:创新药物在收入中所占比例较低,涉嫌向前子公司转移利益

Sunshine Novo首次公开发行:创新药物在收入中所占比例较低,涉嫌向前子公司转移利益

更值得注意的是,与同行上市公司相比,阳光新药在创新药物领域的收入份额相对较低。

2月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科技创新委员会上市委员会会议的审议结果。北京阳光诺和药业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诺和)获准发行,保荐人为民生证券。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表明,新阳光的主要业务是为制药公司提供专业的研发外包服务,并致力于协助国内制药企业加快进口替代和自主创新。

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2017年至2020年1月至2020年1月(以下简称报告期),阳光诺禾实现营业收入3604.9万元,1.35亿元,2.34亿元和2.35亿元。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980,500元,207,17.55万元,474.07万元和50,975.11万元。

报告期内,阳光新资产的总资产分别为1.1亿元,2.01亿元,2.86亿元和3.56亿元,总负债为7682.16万元,1.28亿元,1.67亿元和1.85亿元。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其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9.69%,53.22%,50.98%和49.06%。同一行业的上市公司平均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2.99%,24.08%,22.31%和18.00%。

同期,Sunshine Novo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公司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97、0.96、1.09和1.27,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流动比率1.93、1.87、3.06和4.49;该公司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94、0.93、1.07和1.24,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流动比率。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速动比率分别为1.61、1.59、2.73和4.14。

创新药物收入相对较低

报告期内,新阳光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9.71%,42.38%,45.89%和50.35%,总体呈上升趋势。同一行业的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为42.88%,44.18%,44.88%和47.18%。

Sunshine Novo的管理费用比率远远超过销售费用比率和R&D费用比率。在管理费用中,员工薪酬所占比例最高,主要是因为公司管理人员的数量逐年增加。报告期内,Sunshine Novo的管理费用比率为23.04%,12.52%,12.97%和13.45%。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管理费用率分别为14.07%,12.55%,14.40%和15.15%。职工薪酬在管理费用中的比重分别为69.29%,68.86%,71.92%和67.87%。

公司的销售费用比率为3.31%,2.41%,2.57%和2.13%,研发费用比率为7.78%,6.28%,8.16%和8.50%。报告期内,洋光诺和的商誉账面价值分别为0.00元,2051.08万元,2051.08万元和26057.2元,分别占总资产的0.00%,10.18%,7.18%和7.33%。

财务数据显示,阳光药业的药物研究和临床试验主要集中在仿制药领域,创新药物领域的收入相对较低,与行业领先企业的竞争力相比不足。

2019年,阳光诺业实现营业收入2.34亿元。在综合CRO中,同期无锡AppTec的营业收入为128.72亿元,康隆化工的营业收入为37.57亿元。在细分的专业CRO中,2019年,Tigermed的营业收入为28.03亿元,兆彦新药的营业收入为6.39亿元,Medicilon的营业收入为4.49亿元。

和之前

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表明,阳光康诺向关联方购买了实验耗材和技术服务。永安药业和百奥药业是由阳光新宝的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公司。从2020年3月开始,阳光诺和将Hisun Pharma纳入了合并财务报表的范围,并且双方之间的交易将不再作为关联交易披露。

但是,奇怪的是,阳光新药从江西翠圣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翠圣源)购买了临床试验服务。在2018年和2019年,购买金额分别为70.4万元和55.2万元。

翠源园是新阳光于2016年成立的控股子公司。新阳光成立时,新阳光持有其51%的股权。其成立的目的是与当地医院建立临床试验基地。但是,由于Sunshine Novo当时尚未开始临床试验业务,并且缺乏与医院建立临床试验基地的人员和经验,因此该公司于2017年9月将其在翠升源的所有股权转让给了具有临床试验业务的第三方。在此之前,翠圣苑实际上并未开展业务。

2018年,翠生园与当地医院共同投资建设临床试验基地,并开始对外开展业务。在2018年和2019年,阳光诺华将Trishengyuan的少量临床试验基地业务委托给Trishengyuan,并从Trishengyuan购买了少量的人类空白血浆用于实验。 2018年和2019年,阳光诺和分别从翠升源购买了70万元和55.2万元。

实际上,除上述交易外,新光与翠升园之间还存在三方合作模式。详细信息如下:受自身有限资源等因素的影响,该公司将把少量的临床试验业务分包给第三方公司。在阳光新与Trishion的合作过程中,由于Trishion只能提供临床基础服务,而不能提供所有的临床试验服务,因此在报告期内,阳光新与外部CRO公司和Trishion发生了三方合作的情况。也就是说,该公司与外部CRO公司(包括泰宏药业,江西来恩和中人益家)和翠升源签署了三方协议。发行人为委托人,外部CRO公司和翠生园为受托人。

其中,外部CRO公司是总承包商,负责确定临床试验计划,对接试验基地,数据统计和撰写报告。翠生园主要负责临床试验基地的工作。同时,三方同意阳光新公司直接与总承包商和解,总承包商与翠生园和解。在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的前三个季度,该模式下翠笙苑的收入分别为57万元,231万元和454万元,继续大幅增长。

业内人士认为,新阳光与翠升源的合作模式纯粹是新阳光在照顾翠升源的业务。

根据天彦检查,翠升源成立于2016年10月13日,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人民币。崔升源成立时,其名称为阳光诺和(泉南)医疗技术有限公司,其股东分别为发行人张磊和黄耀恩,分别持有51%,43%和6%。 2017年9月,发行人和张磊将股权全部转让给韩秋菊,公司股东分别变更为韩秋菊和黄耀恩,分别持有95%和5%的股份。公司名称也更名为江西翠晟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2018年3月,黄耀恩将其在翠升源的股权转让给徐洁根。 2018年4月,韩秋菊将所有股权转让给了夏小群。 2018年7月,徐洁根将全部股权转让给丁林杰。最新的股权结构是夏小群和丁林杰分别持有95%和5%。因此,从翠生园成立到2018年7月,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控股股东先后经历了发行人,韩秋菊,夏小群等三家公司。

天言检查还显示,翠声苑分别于2017年9月,2018年底和2019年底支付了社会保障费。有8名和9名员工。

业内人士质疑,作为一家小公司,在崔升源分拆之后,阳光诺和必须继续与之合作吗?特别是当翠生园只能提供临床基础服务而不能提供所有临床试验服务时,Sunshine Novo为什么不再聘请第三方参与三方合作模式?纯粹是为了照顾翠生园的生意吗?要传达利益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