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股东清算国有资产入驻。长江健康能否迎来转折点?

三大股东清算国有资产入驻。长江健康能否迎来转折点?

《鳗鱼快报》指出,长江健康于2020年12月18日收到了养树创投与苏州苏商健康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苏商养生”)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风险投资公司打算保留它…

三大股东“竞争”以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的股权。长江健康(002435.SZ)发生了什么事?扣除前三季度的非营利组织后,净利润急剧下降,研发费用下降了30%。同时,其子公司不仅失去绩效,而且失去运营控制。由国有资产控制的苏商健康可以进入长江健康吗?

三大股东“竞争”清理股票

12月25日,长江健康发布公告,公司于2020年9月3日披露了《关于持股5%以上的股东的预披露公告》(公告编号2020-053)。公司持有5个以上股份。公司股东的百分比杨树恒康张家港保税区制药业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中山松德张家港保税区制药业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合伙企业”)计划在披露减持股份股份之日起计的15个交易日内,通过集中招标,大宗交易和协商转让的方式减少其所持有的8051万股该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51%,1.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66%。

截至2020年12月24日,上述减持计划已通过了一半时间。减持情况:2020年12月18日,阳朔恒康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无限制流通公司股份。 4026万股股份转让给苏州苏商健康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公司总股本的3.25%。增资前,阳朔恒康持有本公司805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51%。增资后,阳朔恒康所持股份数量将为4,0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6%。 %。减持计划期间,另一股东中山颂德未采取任何方式减持公司股份。

2020年12月18日,公司收到了杨树恒康与苏州苏商健康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苏商健康”)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杨树恒康有意持有。长江健康约40,255,009股已转让给苏商健康,现在宣布减持计划的实施进度如下:

值得注意的是,苏州商业发展有限公司由苏州上市发展指导基金(有限合伙)控制着98.02%的股份,实际控制人是苏州国资委。

此前,长江健康在2020年9月16日披露了《长江润发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减少持股5%以上的股东的计划的公告》。持有公司5%以上的股份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杨树创业”)计划在自该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使用集中招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因股东的资金需要而对本公告进行披露。公司股本减少不超过793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6.42%。

扬子健康的两个主要股东养树恒康和养树风险投资公司最终实现了减持。实际上,在过去的几个月中,长江健康发布了关于减少两大股东持股的几条公告,但最终并未实施减持。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扬州恒康和扬州企业家分别为扬子健康的第三和第四大股东,分别持有扬子6.51%和6.42%的股份,但已全部认股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长江健康最大的股东长江润发集团已认捐了上市公司4.7亿股中的3.3亿股,第二大股东中山颂德的1.44亿股已全部认出。

如上所述,中山颂德计划在9月3日之后清算其所持股份,但并未实施。如果中山颂德将来全部清算,这意味着长江健康的第三,第四和第五大股东将全部“改变所有权”。

表演“前进三步,后退两步”

前大股东为何要竞相清算所持股份?此前,长江健康证券部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长江健康尊重大股东的选择,并将按照法律法规进行公告。但是,目前的主要股东正在减少持股量。该公司影响不大。但是,一些内部人士认为,如果大股东想减少持股量,他们可能不得不寻找合适的下一位买家。如果他们只是减少从二级市场的持有量,则可能会更加困难。

但目前,阳朔横港和阳朔创投分别完成了部分减持和清算,中山颂德正在减持股份。第三季度长江卫生的绩效没有太大改善。今年前三季度,长江养生实现营业收入31.5亿元,同比下降16.7%;扣除扣减前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7亿元和1.7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 7.12%,减少了20.42%。

今年上半年,长江健康的医药行业收入占比68.23%,电梯导轨收入占比31.77%。如果按产品划分,公司收入的41.25%来自粉末注射剂,21.11%的收入来自冻干粉末注射剂,18.88%的收入来自固体导轨,其余部分来自制药行业和升降机导轨行业。超过10%。

近年来被列为2010年长江健康事业的表现可谓是“前进三步,后退两步”。从2015年到2019年,公司的未扣除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2.71%,-18.79%和785.65。 %,5.4%和-306.21%。 2019年,公司扣除非扣除项目前和扣除后的净利润分别为-3.72亿元和-6.3亿元。

国有资产的进入会带来转机吗?

根据数据,长江健康原本主要从事电梯导轨系统的组成部分。自2016年以来,它增加了制药业,并扩大了在医疗和健康领域的部署。在此之前,公司通过收购进行了扩张,并且公司的业绩在短期内稳定增长。然而,在2019年,该公司的商誉激增,业绩预测中为其计提的减值准备总额达8.46亿元人民币。因此,公司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亏损3.72亿元。

业绩下降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阿胶产品销量下降和市场增长趋势下降,其子公司华新药业的商誉减值损失约6.64亿元。 《长江健康》 2019年年报显示,华新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净利润135.23万元。

由此可以看出,长江健康过去用巨额资金收购的公司不仅处于亏损状态,而且处于失控状态。对于长江卫生来说,可以说是“更糟”。

但是,当前三大股东的撤离以及苏商健康的加入会为长江健康带来转机吗?公告显示,苏尚医疗股份转让的目的是基于对长江健康发展前景和投资价值的认可。 。值得一提的是,“苏州商生健康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全称苏州商生,由苏州上市发展引导基金(有限合伙)控制98.02%,实际控制人为苏州国资委。这也意味着长江健康已经迎来了国有股东。

作为一家专注于医药和电梯导轨的制造公司,扬子健康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并不出色。从2017年到2019年,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占2.69%,2.93%和3.71%。今年前三季度,长江健康的研发费用为5602万元,同比下降31.9%。

从今年年初到12月25日收盘,长江健康的股价下跌了0.25%,而同期工业板块的涨幅为24.8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