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电子的IPO危机:股份混乱给收益提供带来巨大风险

商洛电子的IPO危机:股份混乱给收益提供带来巨大风险

根据电鳗快递的调查,自商洛电子成立以来,股权发生了很多变化,控股股东也发生了变化。

利益转移到危险情况

此外,毛占雄在成立时是控股股东。第二次股权转让后,毛占雄退出。他退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招股说明书是秘密?

除了可能的持股外,董事长兼总经理沙洪志实际上还控制着17家公司,这更有利可图,并增加了机会。

根据天彦的信息,董事长兼总经理沙洪志共有21位任命信息,其中11位法定代表人,9位股东,9位高管和17位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沙洪志目前有30项外围风险和81项合格的预警信息。其中,法定代表人上海商洛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拥有清算信息,高管南京代表。久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因未按照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异常经营活动之列。股东为股东的台州塘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照规定的异常表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经营名单。他曾担任执行官的北京通达汇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因无法与他的注册住所或营业地点联系而被列入商业例外清单。曾任股东的海南柳田远荣旅游有限公司由于公司公共信息的伪造,该公司已被列入异常业务活动清单。市场存疑。董事长如何同时担任多家公司的高管,以避免利益转移?

表现一直在车上

根据商洛电子招股书中的数据,随着MLCC和国内外其他产品的新生产能力继续投产,MLCC等无源元件的价格在2019年迅速下跌,而商洛电子具有较高的存货账面价值,也造成了价格的大规模损失。 2019年,商洛电子的无源电子元器件“量价齐跌”。 2017年至2019年的销量分别为67,494,460、67,744和59,335,1百万,单价为每千元21元。件,38.6元/千件,25.86元/千件。然而,2019年,商洛电子无源电子元器件的销量同比下降12.41%,单价同比下降33.02%。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6.8亿元,29.9亿元和20.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974.3万元,3.33亿元和9902.2万元。该公司在2019年的业绩已大幅下降。高达70%。

电子元件的市场价格波动很大,这也导致商洛存货减值的风险更大。作为中间制造商,商洛电子将提前预测下游客户购买库存所需的电子组件数量。一旦购买价格大大偏离市场价格,库存就​​有减值的风险。 2017年至2019年,商洛电子库存量分别为2.1亿元,2.1亿元和2.5亿元,降价准备金余额分别为166466.10万元,8611.3万元和2507.35万元。 2018年,库存降价准备金大幅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商洛电子没有对招股说明书中业绩的突然下降给出详细的解释,甚至故意避免了这种情况。在这方面,交易所还要求该公司披露2018年增长和2019年业绩下降的原因;结合订单信息和产品销售价格,披露性能下降是否已被扭转,以及继续运营受影响的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利影响。

为什么重要客户流失?

小米集团在2017年和2018年一直是商洛电子的第二大客户.2018年,小米集团与商洛电子的交易额高达2.27亿元,但在2019年,小米集团不再是商洛电子的前五名客户商洛电子。众所周知,商洛电子与2019年第五大客户的交易额为6170.73万元,这意味着商洛电子与小米集团在2019年的交易额一直低于这个数字。

失去主要客户将为商洛电子的未来发展埋下不稳定的隐患。关于主要客户交易额前后的巨大变化,商洛电子没有在2020年6月24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进行解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