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田机械IPO:信披造假涉行贿受贿,董事长周边风险多达7342项

绿田机械IPO:信披造假涉行贿受贿,董事长周边风险多达7342项

这样的重大信息,是假的?此外,该陈述还隐藏了这种关系。

主要信息披露或假

        值得注意的是,绿田机械曾投资过350万台高压清洗机生产项目,应当在2019年6月就已经投产,然而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截止到2020年上半年,绿田机械的高压清洗机产能也不过才80万台,折合全年产能也就是160万台,还不到2019年6月建成投产项目的一半。一种可能是这350万台高压清洗机生产项目真实存在且在2019年6月建成投产,而绿田机械为了掩盖产能过剩的尴尬,故意隐瞒了部分产能,以便给该公司的募投项目“创造条件”;另一种可能就是,当初绿田机械给当地政府“画了大饼”,承诺的一年半工期的“350万台高压清洗机生产项目”一直就未能完成。

这样的重大信息,是假的?此外,该陈述还隐藏了这种关系。

        根据招股书可见,报告期内浙江巨东股份有限公司为绿田机械的最大委托加工商。据天眼查可见,浙江巨东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及大股东为应友生,而应友生也是台州鑫源房地产有限公司投资比例10%的股东和董事。据招股书披露:台州鑫源房地产公司为绿田机械的姐夫持股 35%的企业。鑫源房地产的财务经理余佳为现绿田机械的董事。从 2017 年至 2020 年 6 月,绿田机械每年和浙江巨东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委托加工采购 200 万元上下,且合作成稳定上升的趋势。翻阅整篇招股书找不到上述关系的只字片语,且身为绿田董事的余佳在鑫源人财务经理要职,隐瞒关联关系,信批不完整,是否存在背后的利益输送不得而知。

我将全年接受贿赂。

        从裁判文书网可见绿田机械曾发生多起行贿受贿案件:

(1)法律贿赂领导人和本公司领导人的领导人将利用本公司员工参加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利益。罗昌国提前为杨健的行为提供现金,没有公司的内部免费和审批流程,而不是为本公司的利益提供杨健现金。这种行为与公司无关,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无关。第393条规定的贿赂情况单位。在中国裁判文件网络方面,贿赂78,000是公司员工参加公司的代表事项,而介绍不是公司的利益,属于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2)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可见,案号(2014)台路刑初字第31号案件中,绿田机械的郭某,多次以职务之便,收受各家合作公司贿赂。根据法院求证后判决,绿田机械郭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

(3)根据中国裁判,案件是可见的,案件编号(2016年)第303号,第303号,浙江1004号,采用任梅的职位作为绿色田机械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第二届非法接受福安嘉汇电力有限公司老板营业的回扣,共计136,208元,并在工作中提供帮助和关怀。根据法院的说法,在法院判决后,它被判处非国家工作人员的罪行之一,判处六个月的监狱。

        综上所述,绿田机械的行贿受贿,从小职员到董事长,从2014年到2019年,从几千块到十几万,已经给绿田机械打上了一个行贿受贿老油条的标签。

财务会计基础极其弱

        招股书显示,绿田机械2017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33亿元、7.74亿元、10.5亿元、5.4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977.55万元、3525.52万元、8865.69万元、5924.03万元。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绿田机械的业绩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但其净利润却出现波动,其中2018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了41.02%,接近“腰斩”。

在报告期内,绿田机械与金融资产的金融资产一致,金融资产产生的金融负债,金融资产产生的金融负债,金融资产的金融负债,计量的金融负债,衡量的金融负债,他们的变化包括在公司的正常业务运营中。销售金融资产的金融资产,金融负债和投资收益的金额,13.8631,400美元,-18.89亿元,627.9亿元,$ 627.89万美元,137.9亿美元,$ -18.89万美元,62.789亿美元。上述金额主要由公允价值变化和投资收益组成。与此同时,公允价值变化和投资回报主要是因为投资长期弹性,即绿田机械是由于投资长期恢复力引领其净利润波动。

        另外,公司股改过程中还存在未按照评估值进行调账的行为。2012年,经天健所审计发现,公司虽然决议根据评估值进行折股,但实际并未按照评估值进行调账,也未对折股进行账务处理,公司2008年度及以后的纳税申报资料均沿用了原先的财务核算基础。这充分暴露出绿田机械财务核算基础极为薄弱,是否能够成为一家合格的公众公司,是值的拷问的。

chairman luo Chang果实surrounding risks of 7342

        据天眼查数据,绿田机械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罗昌国有6则任职信息,担任股东3家,且担任高管4家,有实际控制权6家。

尤其涉及罗昌有7342个风险,警告提醒57。

        其中,罗昌国任法定代表人的浙江绿田机电制造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浙江绿田科技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高管的浙江台州路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其他公司破产的案件信息;担任高管的浙江台州路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曾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绿田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产品责任纠纷而被起诉、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曾因公司解散纠纷而被起诉、曾因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而被起诉、曾因公司决议纠纷而被起诉、曾因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高管的浙江台州路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而被起诉、曾因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而被起诉、曾因信用卡纠纷而被起诉……

主席主席实现了许多公司,并且有一个诉讼。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如何保证普通投资者的利益?会有福利交付行为吗?

相关推荐